寒丁子的絮语之地

(因为微博也被三次元同学攻占这里真的变成吐槽的地方了……)
◆一个屯资料,碎碎念,(不能见人的)脑洞和我流读书笔记的地方
以下捕捉〔x〕说明:
圈名寒丁子,一种花语为“交往”的花,想要朋友〔趴〕(简称“钉子”也odk)
文哲社科心理学,业余三流辣鸡文手
故事支离破碎,文辞虚无不堪
百合控,科研型写手,脑洞狂魔
孩子厨,人设巨多,神秘学爱好者
日系新本格死忠粉XD我永远喜欢侦助
“推理有三宝,御石,火有和汤草”
日推初心是岛江和玄中
最喜欢的推理作家是绫辻行人
最喜欢的漫画家是峰仓和也
样样皆通样样稀松〔。〕
雷点少常年博爱,同人极低产,偶尔搞搞学科拟和史同√
脑回路清奇,跳楼型思维

书摘汇总(2018.6.2——6.22)

就是单纯的书摘,偶有吐槽〔我看的书真不是一般的杂_(:з」∠)_〕
打个新标签,英文翻译过来是“莱斯波斯岛上的卡吕普索”,私心是两个对立意象,莱斯波斯岛是萨福咏唱之地,代表渴望亲近的热情;而卡吕普索的名字含义是“我将逃避”。整句的大概意思是这个集子里啥书的阅读笔记都有[鬼能看出来你想表达的]

阿德里安回忆录(《蒙马特遗书》里引用的,洪藤月译本)

夏比里亚斯信奉奥非教,认为自杀是犯罪,强调少年人的死是为了献祭;我对自己说,他的死是一种献身于我的方式,心中因此感到既惊惧又欢喜。可是唯有我一人才能衡量,在温情深处,酝酿多少的酸涩,在自我牺牲之中,隐藏着多少分的绝望,又有多少恨意夹杂在爱意之中。被我羞辱的少年人丢回给我的,是他忠诚不二的凭据,害怕失去一切的少年找到了这个方法,让我永远眷恋他。他果真希望借着死亡来保护我的话,一定是觉得他已失宠,才不能体会我失去他,原是给我造成最厉害的伤害


(天知道我为了找这是哪个翻译版本花了多少时间〔翻卫生球〕)

◆疯狂实验史•灵魂重21克

1901年4月10日17点30分的时候,第一位垂死者被麦克杜格尔放上了他的灵魂天平。3小时40分钟后,“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,伴随着他的死亡,天平的横杆顶到了上部的卡尺处,声音清晰可闻。”麦克杜格尔必须再加2美元硬币,才能让天平重回平衡。这是21克。
后面的5个实验对象描绘了一幅让人迷惑的图景:有两次测量无效;有一次死亡后重量下降并保持稳定;有两次重量下降,而后又上升;有一次重量下降,上升,又一次下降。除此之外他还有个难题就是很难确定死亡时间。


(不对你这明明是6个???)

这样的细节并没有改变他的信念——自己已经证明了人类灵魂的存在。事实上,他进行了第二个实验来证实他的发现:15条狗(15——75磅)在秤上结束了生命——都没有一丁点儿重量的损失。虽然麦克杜格尔在他发表在《美国医学》的学术论文里并没有透露他如何说服这些狗死在他的秤盘里。然而人们可以想象,他毒死了它们


(爱狗人士表示强烈谴责!!〔你不是喜欢猫吗…〕)

◆荒人手记•第一章

这是颓废的年代,这是预言的年代。我与它牢牢的绑在一起,沉到最低,最底了。
我以我赤裸之身做为人界所可接受最败伦德行的底线。在我之上,从黑暗到光亮,人欲纵横,色相驰骋。在我之下,除了深渊,还是深渊。但既然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天堂,自然也不存在有地狱。是的在我之下,那不是魔界。那只是,只是永远永远无法测试的,深渊
止於此,止於我。经上说,不可试探主你的神,到此为止。
我已来到四十岁人界的盛年期,可是何以我已历经了生老病死一个人类命定必须经过的全部行程,形同槁木。有谁说,养心如槁木死灰,又使槁木如萌芽。我却不是。我也不是弘一法师那样,他用他前半生繁华旖旎的色境做成水露,供养他后半生了寂无色的花枝
我想我是,当我以前恐惧一次次飞蛾扑火的情欲袭卷来时,以及情欲过后如死亡般的孤独,我害怕极了面对那种孤独。而现在,我只不过是能够跟孤独共处。安详的与孤独同生同减,平视著死亡的脸孔,我便不再恐惧


(……停留在我舌尖的,除了沉默,还是沉默)

知觉之门

人类聚居一处,共同行动,互相回应——然而其实我们永远都是孤独一人。受难者们虽然手挽着手登上历史的舞台,但当他们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,却总是孤独一人。情侣们拥抱,热烈希望将彼此单独的狂喜融合在一起,超越自我,成为一体——但这也是白费。任何有精神的肉体,注定要独自忍受痛苦,独自畅想欢乐,这是人之本性。除非经过符号化的过程,间接地被他人感知,否则知觉、情感、洞察、幻想,凡此之类,都属私密,不能传达到外界。他人经验的相关信息,我们可以共享,但他人的经验本身,我们是永远没有办法体会的。小至家庭,大至国家,任何人类组织,无非是一个个岛宇宙的社会


(这本我还没看完,但是赫胥黎老师你磕了致幻剂居然通篇思考哲学??我本来只是想看看像《裸体午餐》那样的迷幻系啊!)

◆舒婷诗集•破碎万花筒

黑子的运动,于
午时一刻爆炸
鸟都已平安越过雷区
日蚀虽然数秒
一步踩去就是永远的百慕大
最后一棵树
             伸出手臂
悄悄耳语
             来吧
  
美丽生命仅是脆弱的冰花
生存于他人是黑暗地狱
于自己
却是一场旷日持久
        左手与右手的厮杀
黄昏时他到水边洗手,水
不肯濯洗他的影子
只有文字的罂粟斑斑点点
散落在
他的秋千下
  一顶
  直筒
  布帽
静静坐在舞台中央
灯光转暗

 不
  回
      家


(这诗似乎是纪念顾城的,虽然我对他并不了解emm)

法医,警察,与罪案现场:稀奇古怪的216个问题

问:协识脱离转化症患者能不能自理生活起居?
我笔下的主人公患有转化症〔协识脱离瘫痪症(hysterical paralysis)〕必须坐轮椅,无法走路。她非常富有,家中雇有帮佣,能够独立且保持活跃生活,不过仍需依赖动力轮椅和一只辅助犬的协助。她还通过健身来增强体力。像她这样不靠旁人协助,能够自我照护到什么程度?我设定她希望凡事都自己来,可是下半身瘫痪患者真有办法不靠旁人协助,自己设法从轮椅上、下床,以及淋浴和如厕吗?她是不是得借由外力才能解决个人照护问题,或者她完全能够自理?万一因故被拉下轮椅,她有没有办法自行把身体拉回座位?

答:协识脱离转化反应(hysterical conversion reaction)是一种精神疾患,并非肢体障碍。这不是截瘫(paraplegia),截瘫是脊髓受伤导致腰部以下半身不遂。转化反应患者并没有这种神经缺陷,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做,包括跑、跳、淋浴、进食、穿衣服等,只是故意不做而已。或者更确切来说,是他们的心理疾病让他们选择不去做
有这种疾患的人往往会静坐凝视身边的人,却漠然以对。他们不会坐着动力轮椅四处移动或做健身活动。他们看来很消沉,对事事不感兴趣。她不会养辅助犬,因为连那只狗她大概都会置之不理。她能爬回轮椅,而且只要自己想做,她确实什么事都办得到。别忘了,这是种精神疾患,不是身体障碍
这类反应在精神分裂症等心理疾病患者身上也看得到。并且常见于遭受严重心理创伤的病例。以后者的情况来说,他们往往是自我设限,意思是这种反应不用特别治疗即可自行缓解。通常只需费时数日或数周,要是遇上某些罕见情况,就会延续多月或多年。
所以你笔下的人物什么事情都能做,不过她有可能故意不做。倘若她拒绝动手,或许就需要别人从旁辅助个人照护。


(我又双叒叕把这本书拿出来了……感觉自己都要把这个作者写的书买齐了,也许某天会把自己有兴趣的问题做个归档√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