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丁子的絮语之地

(因为微博也被三次元同学攻占这里真的变成吐槽的地方了……)
◆一个屯资料,碎碎念,(不能见人的)脑洞和我流读书笔记的地方
以下捕捉〔x〕说明:
圈名寒丁子,一种花语为“交往”的花,想要朋友〔趴〕(简称“钉子”也odk)
文哲社科心理学,业余三流辣鸡文手
故事支离破碎,文辞虚无不堪
百合控,科研型写手,脑洞狂魔
孩子厨,人设巨多,神秘学爱好者
日系新本格死忠粉XD我永远喜欢侦助
“推理有三宝,御石,火有和汤草”
日推初心是岛江和玄中
最喜欢的推理作家是绫辻行人
最喜欢的漫画家是峰仓和也
样样皆通样样稀松〔。〕
雷点少常年博爱,同人极低产,偶尔搞搞学科拟和史同√
脑回路清奇,跳楼型思维

一些碎碎念

①有些时候想,比喻的喻体真是很奇妙的东西。古早前曾想过一个对话:
“你以为我是无知的海鸥,事实上我是视死如归的白鸟啊。”
“是谁将猎枪交予了我?我本来也只是与你同行的白鸟!”
其中第一句话“无知的海鸥”来自契柯夫的《海鸥》,而白鸟是席慕容的《白鸟之死》,一只心甘情愿以死亡换取拥抱猎人机会的白鸟。
而第二句则是一个反转,“猎枪是被接受的”象征着此人被动的猎人身份,而“与你同行的白鸟”则源自叶芝的《白鸟》,其中的白鸟是一对恋人的象征。
某些意义上,正是喻体背后意义的变化,导致了故事的转折。
〔当然表达也有关系,当时第二句话的原句是“你以为我是无情的猎人,可当初我也只是你身边的那只白鸟”这样一换对话的意义又变了〕

②我我我永远喜欢日推圈的太太!!!您们是神吗怎么能写的那么好!!!〔Σ激动到画风突变〕
我做梦都想产出火有呜呜呜┯_┯但是完全写不出老夫老妻的甜蜜感,而正经逻辑推理流是我可望不可及的目标……大概是萌强强cp的后遗症吧,相爱相杀搞多了正常向反而怂了〔呸就你找借口〕
老实讲我将近两年多没写过同人了〔……〕要么是粮太多懒了,要么是爱意不深颓了,似乎再也找不回当初萌某个“三年多过去参与依旧没过90的极圈cp”的感觉〔毕竟爱到啃书考据直至北欧史通霸emmmmm还主动当了历史课代表/////〕
可能这就是科研型写手の命,永远写不好谈恋爱〔。〕
真羡慕日推圈故事满分//文风华丽类的太太呜呜呜呜呜呜呜qwqqqqq〔某个太太看不到的角落里的我:“我即使是死了,钉在棺材里,也要在墓里,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:我永远吹爆以实玛利太太!”〕

③我的“线上社恐”愈加糟糕……太太勾搭不能,怕碰壁怕到dieeeeeeeeee评论也是,即使想和太太说话也不敢…………毕竟日推圈虽然入圈多年但还是看少了书〔拉出去吧没救了〕而且我实在是太透明了,感觉太太只会和太太沟通〔爆哭.jpg〕日常怂成球_(:з」∠)_

④高二加入学校推理社还来得及吗〔。〕以及梦想同学不要一提推理就想东野圭吾〔impossible。〕

⑤Q:今天的寒丁子有想好文学气息爆棚的圈名吗?
A:没有。不存在的。放弃吧。〔放弃三连〕

评论